加盟商亏损、官媒点名,钱大妈究竟在做“菜篮子生意”还是“割韭菜工程”?
发布于:2021-09-03 浏览:166 作者:成都电商平台开发


钱大妈高速扩张向左,加盟商亏损叫苦向右,热闹非凡的社区生鲜赛道近段时间又多了一位“自相矛盾”的玩家。

从21家门店到现如今的超3000家规模,钱大妈可谓是“成也加盟”,但随着门店亏损相继暴雷,钱大妈在失去不少加盟商信任的同时,还被官媒公开点名,差点“败也加盟”。

加盟商亏损内幕被曝光,钱大妈割加盟商“韭菜”?

不久前刚被传出最快于年底IPO的钱大妈,背负着多家资方的期许,却在“负重前行”的路上被加盟制给“绊了一跤”。

9月1日,央视财经曝光了钱大妈加盟商亏损内幕,报道显示,作为社区生鲜类超市之一,“钱大妈”经常采取定时打5折,每天19点以后继续打折,从九折到一折,甚至还有“免费送全场”的促销方式来吸引人气。

在这种“激进”的折扣模式下,钱大妈的确收获了一波客流,但与此同时,也直接导致了一些加盟店的亏损。据了解,在享受过折扣优惠的情况下,有消费者养成了特意等到打折时间来光顾的习惯,导致门店菜卖得越多,亏损就越大。

而这一问题的存在并未阻止钱大妈的扩张进程,反而使尝到客流量增长甜头的钱大妈加速“跑马圈地”。

据了解,2012年4月,钱大妈最早在东莞长安开出了第一家猪肉专卖店,并于次年4月尝试社区生鲜模式,开出第一家标准社区门店-福田口岸店。如果说前期的开店都属于小打小闹般的摸索,那么2014年,钱大妈便是迎来真正意义上的转折点:官方资料显示,当年12月,钱大妈龙口西店开业,启动“社区化”招商加盟连锁战略,品牌扩张正式启航。

在加盟模式的推动下,钱大妈花了4年时间实现了第一个“千店”。据了解,2018年9月21日,钱大妈迎来第一千家门店的隆重开业,也是在这一年,公司相继完成B、C两轮融资。

通过收取加盟费赚的盆满钵满的钱大妈,在资方的助力之下,此后更是紧锣密鼓开展着加盟工作。根据官网信息,钱大妈解锁第二个“千店”仅花费2年时间,完成第三个“千店”更是只间隔了半年多。

然而,激进的折扣方式与高速的拓店节奏之间,矛盾丛生。加盟商利润被压缩,亏损扩大、苦不堪言;品牌方持续授权,以高流量、多保障等优势吸引着更多的加盟商进入。如此,周而复始、恶性循环。

据央视财经报道,有加盟商反映,从经营第一天开始,进多少货、卖什么价并不由经营方选择,而是受“钱大妈”品牌方的控制,如销售价格只被允许下调,如果不遵守价格管理,则会被罚款甚至停货。这一背景之下,有加盟商仅仅经营一年时间,亏损便达到了30-40万,直至关店。对此,有消费者感慨:“跑马圈地割韭菜,一波倒了一波起。”

针对外界质疑,“钱大妈”于9月2日凌晨通过官方渠道回应表示,“加盟商经营不善”并非普遍现象,同时,关于门店的“每晚打折”活动,主要是因为践行“日清”模式,而非营销噱头。

不过,网友对于上述回应似乎并不认可,有人指出,或许“钱大妈”的策略是先大肆赚上一波加盟费,等赚够了卷钱走人,本身就不是以树立品牌为目的,这类情况如果不加以整治,很可能下一个“张大妈”、“李大妈”还会相继冒来继续忽悠加盟商。

社区生鲜赛道竞争加剧,钱大妈依赖加盟收入或难以为继

事实上,钱大妈被曝出加盟商亏损问题之前,也曾是众多资方眼中的香饽饽。在大部分人看来,钱大妈选择了一条热闹的赛道,且成功打出差异化,一举成为该领域独角兽。

中国食品行业分析师朱丹蓬在接受蓝鲸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,钱大妈在创立初期便意识到行业痛点所在,提出“不卖隔夜肉”的经营理念,直击消费者的心智,从而为自己找到了一个可持续性的噱头。同时,公司实行的“日清”模式也帮助实现零库存,做到轻资产运营,建立了自身竞争壁垒。

在上述优势的加持下,钱大妈曾于不久前被传出已完成IPO前一轮融资,投后估值约250亿元,预计最早于2021年底上市。虽然该消息被官方否认,但仍然可以看出资方对于钱大妈的认可。

然而,这样一家看似道路无限光明的社区生鲜企业,为何会让选择它的加盟商们大量亏损,后悔不已呢?

钱大妈官方给出的回复是:“加盟商经营不善”并非普遍现象。对于一家新开的门店,前面3-6个月通常称为“爬坡期”,期间公司与加盟商共同培育市场,并为每个门店提供几万到十几万不等的帮扶;从近期数据来看,度过爬坡期的门店,华南区盈利率超过90%,其他区域超过80%。

对此,艾媒集团CEO兼首席分析师张毅表示,3-6个月的爬坡期理论属于比较正常的时间点,华南地区90%盈利率以及其他地区超80%的盈利率也属于非常好看的数据,但前提是给到的数据足够真实。

同时,他也指出,相比于爬坡期,钱大妈加盟商亏损的关键问题在于竞争:“如今,社区生鲜竞争进入白热化,基本上每一家钱大妈门店附近都存在着其他的竞品,消费者有着多种选择,在这样一个激烈竞争的情况下,钱大妈亏损也不足为奇。”

其实,对于处在烧钱竞争阶段的社区生鲜赛道来说,亏损并不可怕,毕竟,无论是手握巨资的平台巨头,还是率先跑入资本市场的叮咚买菜、每日优鲜等,都无一幸免。但对于钱大妈来说,之所以亏损会激起市场如此大反应,与其为了扩张不惜牺牲加盟商利益的操作有关。业内人士如是说。

朱丹蓬指出,钱大妈在推进加盟的过程中,将经营的风险全都转嫁到加盟商身上,而自己则是从加盟费上获取盈利点。如此,在急于赚大钱的“资本思维”下,钱大妈的“卖菜”模式似乎已经变味。

在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看来,折扣卖菜模式并不违反任何市场秩序的法律法规,加盟商也有加盟或解约的自由,如果加盟商不认同这样的方式可以选择不与对方合作,而如果看重其导流作用,那么就应该接受模式的要求。

同时,他也直言,对于钱大妈来说,折扣卖菜已经不可能获利,只有通过收取加盟费的方式实现收入成长。不过,将收益完全转嫁到加盟商会造成加盟商经营的巨大负担,而这样进行折扣的方式,也无法保证产业链上的各方都有共赢的机会,所以不可持续,不能用这样杀鸡取卵的方式。

值得注意的是,上述“钱大妈的困境”只是所处赛道的一个缩影,其实,放眼整个社区生鲜行业,面临的形势已是十分严峻。

张毅表示,一方面,菜篮子工程实实在在触动着每一位中国老百姓,与民生利益紧密相关,不容得恶性竞争和市场扰乱行为,因此将来一定是处在严格监管和约束之中;另一方面,这个赛道承担着民生生计相关工作,需要看的不仅仅是商业模式,还有社会责任,以及对于国内整个生活消费品质是否能有提升作用等等,因而相关企业注定不会轻松,且该赛道属于民生工程,出于对国内民生的基本保障,赛道内的企业基本不可能赚大钱,而且在经营上还需更加谨慎。

在这一背景下,未来钱大妈IPO进程或许并不会一帆风顺,具体来看有几个不利方面:第一从行业榜样的参考来看,叮咚买菜、每日优鲜这类上市企业经营总体还处于财务数据持续恶化的阶段,且市值表现也较为糟糕,这样一来,对于投资者来说,同类型的钱大妈是否能脱离这些问题还是未知;第二是从竞争来看,在美团、阿里、京东、拼多多等巨头的夹击下,钱大妈可以说是夹缝求生,在没有足够资金和资源去比拼的情况下,实现突围的概率也是未知;第三从加盟商的信任度来看,从各大舆情监测情况来看,钱大妈的负面舆论不少,这其中尤以加盟商亏损为多,未来,钱大妈若要融资上市,加盟商盈利这道难题必须要解决,但从央视曝光的加盟商惨状以及业内人士观点来看,要解决这个问题恐非易事。